熱點快評
  □陳廣江
  冼村,廣州最繁華城區的城中村。伴隨舊城改造、地價飛升,演繹出一幕現實版的“《竊聽風雲3》”:宗族大佬把控村務、地產集團低價拿地、政界高官權力庇護、大謀私利矛盾不斷……廣州中院開庭審理冼村班子成員涉嫌貪污受賄案,“腐敗鐵三角”隨之浮出水面。其暴露的城中村改造腐敗漏洞令人震驚。(見今日本報A3版)
  一個城中村改造工程,“絆倒”了副市長,端掉了整個村幹部班子,牽扯了一批開發商,這樣的“劇情”令人震驚,但並不讓人意外。在城中村改造中,既有巨大的利益誘惑,又有太多顯而易見的漏洞。廣州“最繁華”城中村改造背後的黑幕並非個案,如何破解“腐敗鐵三角”是各地城鎮化過程中面臨的共性課題。
  村集體和開發商聯名開發,我出地,你出錢,看似珠聯璧合,實則暗含致命缺陷。這種模式從一開始就缺乏公開、公平、公正的機制,極易滋生腐敗。同時,集體經濟組織和村委會交叉不清、宗族大佬把控村務,民主決策淪為“一言堂”,“村官”權力失控。這種情況下,村官、高官、開發商之間形成共同進退的“腐敗鐵三角”就不難理解了。
  因此,“先天不足,後天不補”是城中村改造工程中的最大問題,也是腐敗三角格局形成的重要原因。一邊是巨大利益面前的權力尋租欲望,一邊是從村內監督、財務監督到基層紀委監督全線失靈,共同放大了城中村改造的腐敗漏洞,給集體和村民利益造成一場災難。
  要斬斷“腐敗鐵三角”的利益鏈條,急需織密反腐“高壓線”,構築立體式監督體系。最關鍵是要管好“村官”的權力,改變宗族大佬把控村務、獨斷專行的格局。“小村官”的權力太大了,必須合理分離部分權力,一些地方引入“職業經理人”的做法值得借鑒。
  “職業經理人”制度最大的優點就是“政經分開”,將村基層自治組織的社會服務職能與經濟管理職能分離,讓自治的歸自治、經濟的歸經濟,“村官”只專註於基層自治和公共服務,而集體經濟事務則由更專業的“職業經理人”負責。同時,打造公開透明的第三方平臺,對村集體所有資金、資產、資源進行清理、登記、入庫管理,並遵循三公原則,從源頭上避免權力尋租的可能。
  村幹部“不是官而勝似官”,在基層組織中大權獨握、說一不二,這本身就不正常。隨著各地城鎮化推進,村幹部亦官亦商、官商一體的身份,無疑為貪腐行為埋下了隱患。這才是“腐敗鐵三角”背後的真問題。
  陳廣江  (原標題:城中村“腐敗鐵三角”)
創作者介紹

牛扒

mz49mznns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